第六十三章 百灵门被洗劫

 人参与 | 时间:2023-03-24 14:19:39
    第六十三章百灵门被洗劫

    已经急昏头的第章向前,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段插曲。百灵

    要说这个隐世向家的门被%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3%83%86%E3%83%BC%E3%83%96%E3%83%AB%E3%82%B2%E3%83%BC%E3%83%A0%20~%20qc377.com%20%F0%9F%9F%A7%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3%83%86%E3%83%BC%E3%83%96%E3%83%AB%E3%82%B2%E3%83%BC%E3%83%A0老祖要么就是不靠谱的老不修,要么就是洗劫别有他意。或许,第章这个家族就是百灵这么考验自己家族子弟的?

    不过,可以肯定的门被是,这自称老祖的洗劫人对向前绝对没有恶意。

    这青年人样貌的第章向家老祖曾说:“这臭小子,居然敢让老祖爷爷我滚出来,百灵还要把我挫骨扬灰?不知好歹的门被小子。先让你着急去吧。洗劫要不是第章看在都是向家子弟的份上,看在你父母有大功于向家,百灵我才不管这些小家伙的门被死活呢。”

    由此看来,他只是想让向前着急一阵子。不然也不会像个孩子似的,在荆莲的房间里布置那个阵法,也不会在房间里留下两首藏头诗。

    可是,这一切,向前不知道啊。

    向前可不知道这世上还真有个隐世向家,而且自己的父母对这个向家还有什么大功。他只知道,自己刚记事就没有了父母。只有个小自己三岁的弟弟。

    到了七岁的时候,自己已经可以独立生活了。那种艰难是外人根本不可能感受到的。

    可惜,等自己长到十一二岁的时候,七岁以前的记忆居然慢慢记不得了。他不知道生理上有这个时间段,那就是,到了七岁以后,会忘掉以前的%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3%83%86%E3%83%BC%E3%83%96%E3%83%AB%E3%82%B2%E3%83%BC%E3%83%A0%20~%20qc377.com%20%F0%9F%9F%A7%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3%83%86%E3%83%BC%E3%83%96%E3%83%AB%E3%82%B2%E3%83%BC%E3%83%A0大部分记忆。

    他只记得。,有一个很老的老奶奶在自己生病的时候给自己喂过很好喝的水。给弟弟用奶瓶喂过奶。其他的,就记不清楚了。

    至于父母,向前根本一点记不起他们的样貌了。更奇怪的是,家里除了父母留下的四合院之外,连一张他们的照片都没有。

    向前曾经翻遍了家中所有的犄角旮旯,没有找到父母的一点线索。什么户口、证件之类的更是一件没有。就连房契都是向前的名字。

    向前只知道,自己从小就是无父无母的孩子。如果不是还有父母留下的四合院能够让自己和弟弟栖身,哥俩只能流浪街头了。

    向前根本不想自己是怎么带着弟弟活过了二十几年的了。不知道自己从几岁起就开始捡拾破烂卖钱养活自己和弟弟,而且还给自己报名念了小学、中学甚至念了职业大专。

    还供养弟弟一直念到大学本科毕业。甚至还给弟弟艹办了一个像样的婚礼。只是自从那个婚礼以后不久,自己相依为命的弟弟居然成了自己的仇敌。

    现在知道了始作俑者是谁以后,向前也没有心情再去和弟弟、弟媳相见了。

    而且荆莲已经告诉了自己,她已经去过弟弟家了。所以,向前觉得,这样不见面也好。免得双方尴尬。

    最令向前无奈的是,似乎向家在这个世上连一个亲戚都没有。也从来没有一个亲戚来过。除了记忆中模模糊糊的老婆婆。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向前生命即将终结。虎子莫名其妙地跑到向前那临时的家门前渡劫,向前救下了虎子,向前的命运从此被改变。

    此时的向前正在从神农架再次匆匆往回赶。

    向前短短的一生中,还是第一次这么惊慌失措。就算知道自己即将死亡的那一刻,向前也没有表现出如此惊慌和恐惧。

    但是,在自己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以后,而且和荆莲再次相逢,刚刚沉浸在幸福里,这种得到却又马上失去的打击,已经令向前丧失了冷静和判断力。

    再次赶回来的向前,发现荆莲的房间门窗都关的严严的,心中蓦地升起了希望。他明明记得,自己走的时候,那房间的门是大开着的!

    可是当他兴冲冲地冲过去,要打开房门时,却被一股大力狠狠地击倒在地!

    这一击,令向前大吃一惊。

    怎么回事?房间里有人?向前的神识立即扫向房间里面。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向前那强横的神识居然探不进房间里面。

    禁制阵法!向前明白了,是有人给房间下了禁制。而且这个下禁制的人修为一定高过自己好多!

    向前想到了驭兽门现在总舵那个庞大的阵法禁制。自己不也是不能破开吗?

    可是,总舵的那个禁制可是经历了千百年的古老阵法。而这个禁制绝对是仓促间布置而成。

    是谁带走了荆莲?不仅带走了荆莲和她的父亲,似乎在同时也带走了那个毓秀散人。

    而且还回来布置了这么个阵法,禁制自己进入房间。那么可以肯定,这个房间里一定有什么能够找到荆莲的线索!

    向前现在不知道带走荆莲的人到底想做什么。对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他身在局中,心中一片茫然。

    越来越急躁的向前,猛然施展了寻踪无影刀,狠狠地斩向那笼罩了房间的禁制!他决心破开这个禁制,看看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更令向前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当无影刀以雷霆万钧之势劈向禁制以后,居然无声无息地消失不见。这种运足力气打出去,却被像海绵吸水一样吸走全部力道的感觉,让向前难受至极。

    但是,向前依然又连续发出了十几道攻击,结果还是丝毫不见这无形的禁制有丝毫的松动。

    换上小金子那双爪攻击,结果,小金子的双爪差点被那禁制折断!

    看来这禁制是遇强则强啊。无论物理攻击还是法力攻击,都没有任何效果。

    焦躁的向前终于失去了耐心。

    他再次冲向了高空,一道厉啸过后,传来他暴怒的声音:“我现在正告劫走我爱人的人还有指使做出这件事的人。立即给我把人送回来!三天之后,如果还不见回答,一旦被我发现是谁做出的这件事。不死不休!”

    这是向前用神识发出的神通。普通人是听不到的。但是,只要是修真者,只要是在两千公里之内,都会清楚地听到。

    向前认为,自己的警告应该使得“绑架”荆莲的人有所顾忌。他们带着荆莲和一个瘫痪在床的老人,一定不会走得太快,此时一定不会脱离两千公里的范围。所以,一定能听到自己的神识传音。

    可惜,向家那位老祖已经进入了家族隐世的小世界中,听不到向前的怒吼了。不然或许不会出现以后的天大误会,几乎导致修真界一场大乱。

    向前回到地面,无奈地看着那无形的禁制。开始冷静下来。到底是何方神圣对荆莲下手。是冲自己来得?荆莲只是遭受了池鱼之殃?还是对着荆莲来得?

    还是先回到总舵,和莫大哥商量一下吧。毕竟自己对修真界的事情还是知道的太少了些。

    不提京都和天海及地各门派和家族,驻世俗界弟子听到向前的怒喝以后的反应,和他们的家族对此的看法。再说回到驭兽门总舵的向前。

    总舵溶洞的大厅里。莫不是祖孙、驭兽门高层、付子芳等三兄弟齐集一堂。

    向前对坐在对面的莫不是说了荆莲消失的全部细节以及房间的那个无法攻破的禁制。

    莫不是也是一头雾水。

    顾连紧皱眉头说道:“门主还记得咱们在昆仑墟拍卖会上的事情吧。我感到,那蜀山剑派和澹台家、慕容家对咱们驭兽门怀有极大的敌意。”

    莫不是也道:“这次蜀山剑派损失了一个渡劫期的老怪物,这口气他们绝对咽不下去。尤其是那欧阳海涛以前可曾经是驭兽门的大长老。”

    向前道:“大哥的意思是,他们把账算到我驭兽门头上了?”

    莫不是道:“很可能!”

    向前道:“那禁制又是怎么回事?”

    众人都是皱眉摇头,这事还真是太古怪了。这人都带走了,还布置了个禁制有个啥用呢?

    莫凌峰道:“蜀山、澹台家、慕容家都有嫌疑。”

    付子芳三兄弟对此茫然不知所以。只是担心地看着向前。心说,老大还真是多灾多难。只是在这件事上,三兄弟真的一点忙也帮不上啊。

    司徒杰站出来说道:“门主,我觉得应该开出悬赏,只要提供任何线索,经查实给予他们一些赏格,估计能有效果。”

    刘遂道:“悬赏是个好办法。我就不信了,绑架门主夫人父女的家伙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留下!”

    向前心中也对自己的神识探查有了点动摇:或许绑架荆莲父女的家伙有屏蔽神识的法宝呢?可能当时他们根本就没有走远。只是利用法宝屏蔽了自己神识的探查?

    事关自己心爱的人,向前方寸有点乱了。

    顾连起身对向前道:“我现在就去布置门下参事堂弟子去发布悬赏。赏格要高!对提供线索、或者抓住绑匪的,分别给予顶级法宝、上品灵石的奖励。请门主示下!”

    向前道:“你费心了,就这样吧。你现在就去办吧。”顾连转身带着参事堂主策划悬赏去了。

    “报门主,莫家家主来访!”游骑堂弟子在洞口传来通报声。

    向前赶紧起身,带着门下弟子和莫不是等人迎出洞府。

    原来,向前在京都等地的怒喝和用神识发出的神通,被莫家弟子传到了家族。莫林第一时间就赶到了驭兽门询问此事。

    在大厅坐定。莫林道:“向门主,夫人失踪一事,我莫家深感遗憾,请门主保重。但有吩咐,我莫家定和贵门同进退!我莫家也要发布悬赏。但凡提供线索之人,或者指认劫匪者,悬赏顶级法宝一件!赏上品灵石五千!”

    这个表态,令向前十分感动。现在的修真界,顶级法宝已经十分稀少了。明面上,就算昆仑剑派和蜀山剑派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两手之数。莫家对向前可以说是倾囊相助了。

    那五千上品灵石也是极大的手笔。目前,就算一个大家族,拥有的上品灵石也不会太多了。

    向前苦笑一声,躬身道:“莫家主盛情我心领了,可是这赏格太高了。对莫家损失太大。还是算了吧。”

    莫林也赶紧躬身道:“门主千万别这么说。你和五长老是结拜兄弟,更是成全了小凌风。咱们早就是一家人。可不能说两家话。早先,我闭关,不知道四长老做了错事。现在我已经责罚他去面壁十年。还请门主不要见怪。”

    莫林姿态放的极低。

    向前心中悲苦,此时感到莫林的一片真诚,心中十分感激。

    “家主不要这么说,盛情我领了。今后,但凡莫家的事情,就是我驭兽门的事情。你我同进同退!”

    莫林大喜,正要说什么,又一声通报传来。

    向前道:“进来详细禀报。”

    那游骑堂弟子道:“禀门主,百灵门被洗劫,门主百里风扬重创被俘,小公主百里凤下落不明。据逃出来的百灵门弟子说,那些偷袭的人身上没有任何标识。”

    顾连此时也匆匆赶过来对向前道:“门主,据游骑堂情报,巫山一带出现过一队修真者,队伍里似乎有一副担架,担架上面的人没有修真气息。我怀疑,这些人和绑架夫人有关。请门主定夺。”

    接二连三的通报,让向前心中大怒。看来这百灵门的祸事有自己的原因。当初就不应该公开赏赐顶级法宝。但是,巫山出现的这批人,令他更是重视。

    向前道:“传我令,司徒杰带领一队亲卫协同游骑堂去查探百灵门被洗劫之事。还请凌风帮下忙。”

    莫凌峰赶紧道:“应该的。我这就去。走了。小司徒。”

    司徒杰翻了下白眼,心说,你比我大不了几岁,不就是修为高了点吗?

    向前又道:“莫家主,我这里先说句失敬了。我要去看看巫山那些人是怎么回事。暂时不能奉陪,还请家主不要见外,在我驭兽门休息一下,我去去就来。”

    莫林急忙道:“门主何须客气,我闲着也是无事可做,不如我陪门主走一趟如何?”

    莫不是也道:“我也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如果那个不开眼的敢做出绑架弟媳的事,我老莫让他生不如死!”

    向前心中感动,对两人道:“我也不说谢了。过后咱们再说别的,这就动身吧。”

    说完,人已经不见。

    等莫家两位渡劫老祖出了总舵,发现向前和小金子已经站在高空,只有那七彩祥云才可以发现是他们主仆俩。急忙腾空而起,来到向前身边。

    向前也不说话,挥手间,莫家两位大能已经站到彩云之上。眨眼间已是千里之外。

    巫山北面,一个小村庄,向前的神识探查到,这里真的有一小队修真者,修为最高的已经是小乘期。其余十余人具是化婴期!

    奇怪的是,小村里,一户农家也没有。只是在一间偏房中,躺着一个气息微弱的老者,明显是被废掉了修为。

    而堂屋中,被封住修为的,不是百里凤,还是哪个?想不到,在这里找到了洗劫百灵门的凶手!

    ...

    /*6:5 创建于 2016-02-02*/

    var cpro_id = "u2514417"; 顶: 646踩: 364